新华社北京5月30日电(记者陈舒 黄扬)针对一些境外媒体及政客妄称,树立健全香港特殊行政区保护国度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履行机制会“侵害香港自治和自由”“导致香港损失国际金融中心肠位”,并要挟“对香港进行制裁”,内地多位受访专家学者表现,这些言论不仅破绽百出,更凸显险恶居心。

割裂性拆解“一国两制” 旨在制作决裂抗衡

全国港澳研讨会副会长、中国国民大学台港澳研讨中心主任齐鹏飞指出,部分西方政客、组织和媒体频频借“高度自治”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横加干预,实质上是混杂视听,有意识地把“一国”与“两制”对峙起来,对“一国两制”作出割裂性的拆解。

他说,在“一国两制”下,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但中央对香港特区拥有全面管治权,香港特殊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源自中央的授权,“两者相互接洽、内在一致,任何情形下都不能将这两者割裂开来、对峙起来”。

齐鹏飞表现,这些用心叵测的政客刻意疏忽宪法和香港基础法共同构成香港宪制秩序的事实,认为香港回归后,仍然可以在某种水平上、在某种范畴内使“资本主义的香港”与“社会主义的内地”隔离或分别,使香港拥有“完整的政治实体”或“半政治实体”的超然位置,这实属空想。

对于西方政客诸如“香港市民自由权力受到损坏”等陈词滥调,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指出,在国度层面进行香港保护国度安全立法的重要目标,是防备、禁止、惩治迫害国度安全的犯法行动和运动,以及外国和境外权势干涉香港特殊行政区事务的运动,对于香港市民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力和自由不构成任何影响。

“堵住香港在国度安全方面的法律破绽,香港市民才干在行使言论自由权力、表达不批准见时,不受‘黑暴’的恫吓和袭击;才干保障香港市民在行使民主权力的时候,不用担忧遭人挟持、被人暴力要挟。”田飞龙说。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磊表现,借《中英结合声明》非议香港国度安全立法是无稽之谈。依据宪法、香港基础法的有关规定,国度有绝对权利树立健全香港特区保护国度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履行机制。此举合宪合法、理据充足。

王磊指出,随着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中英结合声明》中所规定的与英方有关的权力和任务已经全体实行完毕。中国政府治理香港的法律根据是中国宪法和香港基础法,不是《中英结合声明》。

国际金融中心肠位将得到更有力保障

对于“香港国安立法将会导致香港损失国际金融中心肠位”等言论,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讨所所长莫纪宏批评称,这种说法完整站不住脚——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肠位是历史形成的,是回归后中央政府支撑和香港特殊行政区自身尽力的成果,而不是哪个国度的恩赐!只要香港拥有一个良好和安全的金融运行环境,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位置就不可摇动。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姚国建指出,连续近一年的暴力运动才是香港正常经济秩序的最大损坏者。“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度和地域的经济能在连续不断的暴力中发展。行使国度立法权,树立健全香港特区保护国度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履行机制,正是在辅助香港社会恢复正常的秩序。这不仅不会侵害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肠位,反而将保障并增进其更好发展。”

全国港澳研讨会副会长、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讨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表现,香港保护国度安全立法后,香港特区依法享有的高度自治权不会变,香港的法治基本不会被减弱。“香港依然是全球投资者的乐土,是不容疏忽的国际金融中心。国度安全了,香港稳固了,企业的营商环境也就更加安全,长远来看,会给予经营者更大的信念,带给他们更好的发展预期。”

美政客叫嚣“制裁香港”损人不利己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前叫嚣要“重新评估香港的特别位置”,受访专家表现,美方此举损人不利己。

“美国真要对香港采用单方面制裁办法,那么侵害更大的毫无疑问是美国自身的好处。”郭万达说,很多大型跨国公司将总部设在香港,其中不乏美国企业,作为一个高度开放的经济体,香港的繁华也将助力美国企业自身发展。

有统计数据显示,香港输美产品总额每年仅约5亿美元。相对应的,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贸易顺差是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在2009至2018年期间,相干货物贸易顺差的总额达2970亿美元。

姚国建说,香港的单独关税区位置是由香港基础法赋予,香港的对外贸易也并不重要倚赖美国。美方若实行所谓“制裁”,对香港的影响是暂时的,对美方才是长远并切中其关键的,损人而不利己。

田飞龙以为,美西方国度之所以频频操弄香港议题,是自认为香港是中国现代化国际化的一个“命根子”,扼制香港发展就可以扼制中国。如若美方采用这一举动,那么很大可能会加速美国经济与世界经济“脱钩”,“这将成为美国在国际政治以及国际经济系统当中最大的一次冒险”。

“美方如果真的一意孤行,中央政府必定不会坐视不理,必会严格回击。”郭万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