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目:“保险兜底”还是“倾家荡产”?美国治新冠到底要花多少钱 起源:新浪财经

尽管美国政府陆续出台政策减免新冠患者的个人看病累赘,但是对于未被政策笼罩到的部分人群,天价账单将击垮这些病人及其家庭。本次疫情的爆发将长期存在于美国医疗体系的问题与不平等现象再度裸露无疑。近日,美国各州都陆续放宽新冠病毒疫情的封锁办法并开端了经济重启打算。在庆贺阶段性复工的同时,美国新冠患者出院后收到的“天价账单”屡上消息,高额的医疗费用再次成为社会焦点话题。

天价看病在美国早已不是消息。依据彼得·乔治·彼得森基金会 (The Peter G. Peterson Foundation) 2019年的研讨数据显示,美国人均医疗保健支出为10,586美元,约为七万五千国民币,远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度。而在医疗保险范畴,美国也一直被称为“唯一一个没有全民医保的发达国度”。

图片起源:彼得•乔治•彼得森基金会

依据联邦政府的医疗保险交易网(HealthCare.gov)的数据显示,在美国平均每天的普通住院费用便可高达10,000美元,约为七万国民币。如果病情紧迫,没有采用提前预约的看病方法,而选择呼叫救护车前往医院急诊或自行前往应急诊所,治疗费用将会更高,一次救护车的费用就可达上千美元。

在昂扬的费用面前,美国医疗系统的质量却饱受诟病。依据美国独立医疗健康行业智库英联邦基金(The Commonwealth Fund)2017年的一项针对11个发达国度的调查,就医疗服务的质量、可及性和公正性而言,美国医疗保健是其中最昂贵且绩效最差的体系。美国人的平均寿命也低于其他发达国度。

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就试图用奥巴马医保改良这一现象,然而后果并不明显,反而引起普遍争议。多位在美国工作和学习的人士对新浪财经笑称:“在美国看病重要靠免疫力硬抗。”

不过,以上费用估算和网上传播的“天价账单”均为保险结算前的数额,患者实际支付的费用将依据治疗情形和保险种类而定。

简略来说,美国国会3月份通过的法案令所有商业保险公司免除受保人全体治疗新冠的费用;但是,未受重要医保笼罩的人群在美国也不在少数,这部分人须要自行承担巨额账单。

与中国不同,在美国治疗新冠和其他大部分疾病一样,先咨询之前选定的初级保健医生,也叫家庭医生。普通的感冒发烧都可以找家庭医生解决。如果家庭医生以为病情超越了自己的治疗才能,他们会把患者推举给专科医生。

以新冠病毒为例,患者转诊后需携带保险卡和其他证件前往医院或其他检测点进行病毒检测。如果不幸确诊,需依据病情决议是否须要住院治疗。依据美国疾病把持与预防中心官方建议,除重症和老年患者需采用住院办法以外,其他新冠患者都应选择自行在家隔离。

图片起源:美国疾病把持与预防中心官网

近来,不断有新冠患者在出院后收到“天价账单”, 70岁的西雅图老人迈克尔·弗洛尔 (Michael Flor)住院62天后,所收到的账单总额高达110万美元,平均每天破费超1.7万美元。所幸的是,大部分有保险的人群可以免于这一大累赘。

美国国会宣布的《家庭首次冠状病毒应对法 (Families First Coronavirus Response Act, FFCRA)》自4月1日正式生效,旨在支撑受病毒和相干经济中止影响的家庭,并加强医疗保健体系的有效应对才能。法案请求所有商业保险公司、医疗保险和医疗补贴等公共打算都应承担与新冠病毒相干的就诊费用。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大体可以分为政府的社会医疗保险和私营保险机构的商业医疗保险。政府供给的社会医疗保险中最主要、惠及面最广的是联邦医疗保险 (Medicare) 和医疗补贴 (Medicaid):联邦医疗保险的重要服务对象为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和未满65岁的特别残障人士;医疗补贴则是针对低收入群体的医疗健康保障项目。在FFCRA法案生效后,联邦医疗保险的受益人将不用支付在新冠病毒治疗进程中发生的任何费用,而医疗补贴的相干减免政策则以各州政府为准。

商业保险方面,在上述法案通过后,包含安泰保险 、安森保险与结合健康保险在内的多家著名商业保险公司也纷纭发布为新冠患者“免除费用分摊 (waiving cost-sharing)”。这意味着受保的患者不用支付在新冠病毒治疗进程中发生的任何费用。上述西雅图老年患者就拥有包含Medicare在内的保险,因此不用自己付费。

尽管受保的患者不用付费,美国医疗体系如此昂贵仍旧令人咋舌,保险公司和政府也不是最后的买单人。商业保险公司须要支付医院的天价账单,日后大概率会进步保费补充丧失;而政府供给的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贴,将造成财政赤字上升,最终也是由老百姓买单。更何况,美国个人和企业平日里购置保险的费用原来就不低。

一位美国大型保险公司的精算师对新浪财经表现,美国医保如此之贵且效力质量低下,重要是因为医保体系内有太多的好处团体牵扯,医院、保险公司、药厂、医生等各自为营、互不相让,私有制下各方都以盈利为重要目标,与医疗健康应当具有的公益属性相悖,无法形成一个良性体系。

在本次治疗新冠疫情的过程中,一般来说医院广泛面临的是人手不足限制收治才能的问题,应该大范围招募医护,然而有些医院却大幅削减医护的雇佣和工资福利,这也是因为收治新冠患者使医院不得不推迟许多盈利高的非必要手术,紧缩了其利润空间。

更主要的是,FFCRA法案的力度和笼罩范畴并不足够,不被重要商业保险和政府医保所笼罩的人群仍须要直接承担“天价账单”。截止目前,除了以上著名保险公司以外,仍有许多小型商业保险谢绝采用“免除费用分摊 ”办法,不配合政策,也就意味着许多有保人士仍需自行支付部分治疗新冠病毒的费用。

除此之外,依据2018年美国人口普查的成果显示,有8.5%的人在这一年的任何时候都没有医疗保险,无法获得任何情势的补贴。

近两个月美国严格的失业形势又使大量人失去了基础保障。本次经济衰退之前,全美约有49%的人口通过工作获得员工医疗保险,而截至6月初有超过2千万美国人处于失业状况,成为无保人员。尽管FFCRA中指出,一些符合条件的无保人员可以申请医疗补贴用于疫情期间,但其可享受的福利有限。而不断涌入的医疗补贴申请者也使各州政府面临更大的压力。

文/新浪财经 张静卓 魏天谌 发自纽约